一个雾打

雾打
画画极
没有耐心
暑假归来
老公抖森

知名将军竟趁无人对木偶做这种事!

 我觉得那个经常来的小将军怕不是个智障吧。

起初他还在正了八经的训练,时不时戳戳我再来个大,但是召唤师一走,气

氛立马变了,他看我的颜神竟有点给给的味道。

过了几天我也习惯这样了,召唤师面前中规中矩,人家一走立马放下枪不知

道从哪抱了块瓜,跟我这说他怎么怎么仰慕那位韩前辈啊,见他多么多么不

容易啊……

我说你跟我说有啥用?还是留着点唾沫星子给他吧。

我态度不好?废话,本来我是很愿意跟人聊天的,河道太无聊,除了每天中

午小河蟹来给我八卦谁谁谁又在草丛打情骂俏或谁又偷了谁的蓝,再无乐趣

可言。这好不容易来了个小帅哥,还整天给我讲些感情问题,我一直不明

白,我一单身狗(不对,应该是木偶)他整天给我讲这些干嘛?

看着他感情丰富地讲述他的爱慕史,我只能嘴上嗯嗯嗯顺带点点头缓解尴

尬。

我能怎么办?我只是个木偶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他找我侃大山的次数少了,听说是地丑准备让他重回

战场,训练次数增加了,至于为什么不在我这训练,根据小河蟹的调查,召

唤师发现他在我这提高不了,改去南边小鲲鲲那边了。

卧槽,真是莫名背锅,我能怎么办?我只是个木偶啊。

好不容易等来了小将军,他却说
“我要走了。”

噢,他要回到王者峡谷了,没必要整天待在训练营里了。

我假装开心地晃了晃马尾,祝他一路顺风。

“子龙,走啦。”一个人影蹦哒过来牵起他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韩前辈。”这就是他口中的帅到不行的前辈啊,也不怎么样啊,像个小痞子。
我使劲晃了晃马尾,竖了竖眉,意思让他照顾好小将军,前辈噗嗤笑出了声。

小将军最后跟我告别,跟着他前辈走了。

我能怎么办?我只是个木偶啊。

河道的水很清,我低下头,看到了我的倒影,像个痞子。


【又名屁大点事都能让我写矫情系列】

【南边小鲲鲲:呵呵,你还算好的,前几天来的日本人我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评论 ( 22 )
热度 ( 120 )

© 一个雾打 | Powered by LOFTER